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一枝花文学 > 小小说 > 活着

活着

作者: 小飞 来源: 网络 时间: 2012-04-12 阅读: 在线投稿
他,这个凡人,一咬牙一咬牙的跪在时间的脚下。那时候他并不自觉的知道,他究竟再要如何的坚持也最终敌不过时间最后对他的死刑的审判,他现在想做的,就是跟时间求饶。他一直都觉得也许可能甚至明天他就得死。
 
这是他曾虔诚的从生活这个天地六合八方诸神归一那里祷来的预知,其实他除了在时间和生活面前苍白无力以外,他在面对心魔里那些搔首弄姿的舞女们时还常常表现出一种介于力不从心和游刃有余的冲动,他曾经用一只手捂着心窝感谢过她们,一切假装的表演者。那些暧昧和在粉红灯点里人间的媚骨和身线。一种引领他不得不承认它的长期存在。
曾经有这么一天,他也认为一睁眼一闭眼就是人这一辈子,无论荒诞与离奇,无论千姿百变,无论英雄落幕,小人得志。无论你来我往,过客匆忙。时代一直在前进,他被驱逐和追赶,一颗傍惶的四顾无望的心。
想成为心中的一个谨记的小说中的人物,这是他的梦想。他一直一直的仰望天空,遥望大海,他多么卑微的向一切物是人非,斗转星移俯首称臣,从来没有人向他嘴角弯弯的微笑过。他们不知道他是谁,来自何方将去向何地,如果有过目光里的眉毛变成好看的尖刀刺伤过他,他也不以为意了。因为他喜欢这种伤害,因为他常在睡梦中惊醒,因为他一直都以为这样活着就是一种死。他需要疼痛,需要那种可以浸血舐骨的真疼来唤醒这样的日子里荒草丛生的麻木。
他明天就得去死,他现在心慌意乱,甚至想起曾经长醉不复醒的睡梦中的目光,是多么的意乱情迷惊恐万状,惊慌失措,又惊喜若狂。就这样死去,是对这个世界的哪一个角落的暗示,是对诸神归一的一个玩笑的亵渎,从来,从来都没有尝试过死亡的味道,据说是一种五味杂陈的味道。他其实是喜欢酒的味道。明天是什么,是一个妖媚的招摇,有猩红如血的红唇的诱惑,有小说中的那个人物,明天还能活着,活在喧哗的尘埃落定之后的宁静中冷眼看世界有多好。
没有人没有在心里直面过自己的贪生怕死,只是有人但愿在公众的视线中豪迈得如此不堪罢了,他十分鄙视这一类。骨子里的疼痛都能掩饰得这么惟妙惟肖,戏子都不配虚伪的年代。他承认他不能自已独自完成这样的生活里有一段刮骨疗伤的故事抑或剧情在放马无缰的情感中延展和铺叙,从小到大他一直都看着别人的脸色坚强的活着,那些所有的贫穷他都刻在记忆里,如果明天死去他也不想让它们一起毁灭。如果他的灵魂能一直坚持漂浮,他就想对生命不再留恋。但是他终究知道生死不是太阳的地平线,第二天还会照常升起。
现在,他十分害怕死亡。死亡曾经在很长很长的一个想象中,向他无限的展示过一种活力的倾河而下的消逝过程,那是一种令人千刀万剐的疼痛,他一直一直在设想很多种死法,想死得其所般的容易和安心,却没有一种不是无比的惨烈。他不能选择这样的死亡,不管明天是否要变成一缕青烟,现在他依然知道他在活着。
有幸活着,是现在他硕果仅存的对这个世界的唯一的清醒。其实他经历的疼痛比千万万剐还疼,他都能忍,那些一想就滴血的伤口一个也没少,他有时候问自己,活着是不是就是为了受伤。万能的诸神归一从来没有正面回答过。他决定走一条被世界抛弃的绝路,象一本无字的小说去求编辑的斧正,人类都懒得嘲笑你了,有时候在无边的荒凉里鄙视自己一把聊以自慰。然后才恍然明白,世界原来很长人生原来苦短。
怕死吧,怕死有理,怕死是精神的原罪。怕死是一切假面一切追赶的引力。任谁在多大的舞台上千娇百媚,任谁在多么僻静的角落里舔伤流泪,只要你活着,时间就从未多分给谁一秒,百川到海,万流归一,天荒地老,时间都在。
时间无处不在无微不至于你,明天有人醒死有人迷活,时间都一针一针的扎在每个人的心上。
你还活着,这永远是一种精神。常常这样告诫自己就好象面对一具丧钟,丧钟为什么而鸣。
你还活着,终究是一种痕迹,早晚都得被时间抹去,所以你还活着不是给人看的,看你怎么活。
你还活着,最后都活给了自己。
你还活着,最后也得自己去死。
你还活着吧。


Tag: 活着
分享到:
上一篇:女人的另类思想 下一篇:江湖

与活着相关美文欣赏

发表文章

猜你喜欢的

我来分享

最新美文评论

更多美文评论
快来评论这篇优美的文章
友情提示: 如果喜欢此文,可以选文字一键分享文章噢. 如果没有注册或未登陆,请点击qq诗歌大全

相关栏目

更多美文赏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