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一枝花文学 > 小小说 > 江湖

江湖

作者: 小飞的江湖 来源: 网络 时间: 2012-04-12 阅读: 在线投稿
   一个星期过去了,第二个星期又过了一半,达豪胚鸿飞冥冥,杳无音信。班子里人心浮动,谣言四起。种种乱七八糟的猜测甚嚣尘上:有人说达豪胚卷款而逃;有人说达豪胚打牌输光了所有的钱:有人说达豪胚在路上出了交通事故-----。冰开始还信誓旦旦的保证,说自己的姐夫绝不是那种见利忘义的人,但他人微言轻,大家并不信他的话,他也就懒得再说了。

    大家已经没有心思做饭吃了,每天胡乱在饭店里吃点,整个班子的人被一种绝望灰暗的气氛所笼罩,大部分的人都在打牌,身上没有钱就在有钱的人身上借。冰身上的钱越来越少了,原本有百多块的,借了点给别人,只有十几块了,每天早晨一块钱的面条,中午和晚上和人搭伙在饭店吃饭,最少要五块钱。这样下去两三天就会用完身上的钱,他便每天买些馒头充饥,两毛钱一个的馒头,一天有两块钱就够了,他不打牌,下午就去录像厅看录像,两毛钱可以看三场。

    小双似乎看到了冰的窘迫,早晨在家里带来饭菜,要冰和她一起吃。班子里的人看冰生活得滋润,嫉妒之情溢于言表。借冰钱的便有了个堂而皇之的不还的理由:你都三餐无忧了,还要钱干嘛呢?拿钱凑对啊?冰白天无事有时就去新华书店诳,看中了几本书,苦于囊中羞涩,只能干看不买,不幸的是书店有一批书三折开卖,冰看了下,里面有不少自己心仪已久的好书,这样的好事只能看它白白流失,心里如百猫抓心,极其难受,日夜里魂牵梦绕,都是那些书的影子。终于还是忍耐不住,回到旅社里向那些借自己钱的软磨硬缠,想讨回钱去买几本书。欠债的永远是大爷,这是亘古不变的真理,任冰如何讨要,那几个人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一脸无动于衷,连脸都不会红一下的彻底漠视着冰的低声下气,要急了他们还会说:你姐夫把我们的钱都拿跑了,我才拿了你多少钱?你好意思要?要是你姐夫真的不来了,我们还要扣你当人质呢!虽然是开玩笑,何尝不是半真半假?冰便郁闷、愤懑,有心想大闹一场,想到是姐夫箍的班子,姐夫又委实失信于大家,便强咽下心中的恶气,黯然离开。

    冰躺在床上百无聊奈,耳朵里是同伴们大二小十、碰到、我要呷、我糊了的声音,便起身在房间里打了一路拳,心中还是闷的慌,小双早两天去南宁走亲戚去了,连个说话的都找不到,而内心那种渴望诉说的愿望越发的迫切,只觉得心脏在疯狂的跳动着,身体却软绵绵的制约着呼吸,脑海里晕晕的,打开行李包,从里面拿出琼瑶写的一本《白狐》翻了几页却没有看下去的欲望,将书丢在一边,打开门走出房间。站在门口却不知道要往那里去,一时犯了迷糊。阳光是这样的刺眼,面前是一片眩目的白,七月的骄阳如火的炙烤着冰,没有风,天地都静悄悄的沉默着,耳朵里只有同伴门打牌的吆喝声,树上的蝉鸣和着水洼的蛙唱成了天籁之音。冰倚在门框上,仰首和太阳对视,这个时候,家里的父母亲一定在田间地头挥汗如雨吧,可自己却闲得发疯,一点都帮不了他们!想着父母的苦情,心里越发不是滋味,跺了一下脚,往旅社门口走去,路过登记室,扭头往里看去,却发现床上卧着个极像小双的身影,走近一看,那不就是小双吗?

    冰在门口踌躇着,强忍着走进去拥抱小双的欲望,小双回来没去找他而是在床上睡觉,是傻瓜都可以猜到出了变故,是什么呢?他心里一时如十五个吊桶打水——七上八下起来,就这样站在门口呆望着小双的背影,一只手抓在门框上,指尖渐渐发白、疼痛、麻木------。

    似乎有心灵感应,小双转过身来,缓缓睁开眼睛,看到冰,脸一下子羞的通红,冰走进去,小双扑进冰的怀里,咬着冰的耳朵悄声说:“我一个人坐夜班车回来的,一宿没睡,惺忪着脸不敢找你-----。”

    冰的心里如被一股暖流漫过,柔柔的缓慢了跳动,他用手捧着小双的头,嘴唇如渴求雨水的干旱了许久的树苗,吻住了小双的樱唇。小双的身子软到,柔荑挂在冰的肩头,移开嘴唇说:“冰,我饿了,你陪我去吃饭吧。”

    冰不好意思的一笑,在小双脸上爱恋的拍了下说:“昨晚到现在什么都没吃吧,你等我一下。”

    冰车转身子跑向那些玩牌的人的房间,他身上只有几块钱了,无论如何不够请小双吃饭的钱。他一定要要回一点钱来,吃顿饭十几元钱是少不了的。他站在那个欠他五十元的债主面前,脸红脖子粗的说道:“还我二十元,我有急用。”

   那人不可置信的看着冰,显然被冰的神情吓住了,手抖索着在口袋里摸出钱来,数了二十元递给冰,冰估计了一下,那把钱起码有八九十元的,看来这个人今天手气不错,赢了不少啊,有心想再多开点口,想想还是作罢了。

   冰拉着小双进了一家“东风饭店”,这是一家国营饭店,太高档的饭店他不敢进,口袋里的二十多元消费不起,档口里是大锅菜,荤菜一元五一份,素菜一元,汤五角,冰自然不能请小双吃这些,便拿了菜谱,问小双要吃什么菜。小双点了份炖猪脚,一份青椒炒肉,一份爆炒肚片,鱼香茄子,炒白菜,三鲜汤,冰算了一下,光菜就是二十元了,神情便有些惶急,嗫嚅着说:“双儿,我们吃得了这么多吗?”

小双又要了一瓶可乐,问冰喝什么酒,冰连忙摇头:“我滴酒不喝的。”心里已经是栗栗危惧,魂不守舍了。小双娇媚一笑,仿佛故意和冰过不去,又点了瓶啤酒,三碗米饭。服务员算了下帐,一共是三十三元,冰从口袋里摸出钱来,却不敢递给服务员,只想在吃饭的中途跑回旅社再拿点钱来结账,饭店的规主都是吃完结账的,可这个服务员似乎知道冰拿不出三十三元来,站在桌前没有走的意思。冰尴尬至极,伸出手要将二十多元交给服务员,然后再减几个菜。小双已经从口袋里摸出一张一百元的钞票放在服务员的点菜谱上,拉住冰的手说:“你陪我吃饭还要你付账吗?再说我又不是不知道你身上从不带多少钱的,我的不是你的吗?”

    服务员捂嘴轻笑,高跟鞋咯咯的一路敲打着回服务台去了。

    冰极不自然的坐下,老脸通红不敢和小双对视,小双将凳子挪过和冰贴身坐了,柔荑握住冰的手说:“我在南宁红包就接了千多块,我们不吃掉点留着生崽啊?”说到生崽,脸一下子羞的通红,在冰手心里用力掐了一下,头不好意思地埋在冰的怀里,妖媚无限。

    走出饭店,太阳已经不那么燥热了,冰摸着饱胀的肚子,打了个嗝,好久没有这么撑过了,胃有点不舒服,斜刺里忽然走出一个二三十岁的女的,手中握着一盒药,在小双的身上碰了一下,“蓬”的一下掉在地上摔了个粉碎,一种刺鼻的怪味随即弥漫开来,那女子拉住小双的裙子,一脸的气急败坏:“你怎么不长眼睛啊?!,我这是救命的药啊,三百多块的,你赔我啊!”

    小双在片刻的错愕过后回过神来,瘪了下嘴说:“你自己碰了我好不好?!我还没有问你呢!少在我面前玩这个!”一口纯正的本地话镇住了那个人,冰这才明白,他们碰上了碰瓷党了,挥手将那个女人的手打开,恶声恶气的说:“睁开你的狗眼看看!不是什么人都可以咬一口的,快滚!”

    那女人顺势倒在地上,口里叫道:“你们打碎我的药还要打人,有没有王法哟,今天你不赔我的钱我就不活了,老天爷啊,你睁开眼啊,世上怎么有这种恶人啊------”

    四周一下子聚集了一群看热闹的人,四五个男人伸臂捋袖,一幅大侠模样,意欲锄强扶弱的走过来怒目戟指:“光天化日之下,你们要仗势欺人吗?”冰将小双挡在身后,要小双快去旅社喊人来,一边拨开那人的手说:“这位同志想打抱不平吗?麻烦你看清楚再打好不?”

    “我们看的清清楚楚,就是你们把这个人的药打碎了,人家是拿去救命的,我们好言相劝,你们最好马上赔钱,不然我们认识你,我们的拳头可不认识你!”其中一个手臂上刺了两条青龙的家伙大逼拽拽的说道。

     冰扭头看到小双已经滑溜的从人群里溜走了,从这里到旅社不过四五分钟的路程,班子里的人要不了好久就可以赶到的,心里一下子轻松起来:好久没有和人练过了,正好借这些人活动下筋骨!脸上不动神色的笑着,双足突然发力,纵跃向前,左肘别开那人的手臂,一记十字冲拳击在男人的胸膛上,那些人谁都没有想到冰会突然动手,惊愕之中,冰的右脚又踹到一个。冰如虎入羊群,快速突击,也就一两分钟的时间吧,眼睛余光已经看到班子的人人手一根扁担狂奔而来,冲在最前面的是健豪胚,口里嗷嗷大叫着挥舞着扁担,冰的心里升起一股巨大的暖流,而身子并不停留,抬膝顶向一个男人的肚子,又抓住一只击在背上的拳头,一记别臂摔,将那人放到,健豪胚已经从人群里冲进,扁担死命的往那些人身上招呼,那些人哇哇怪叫,当班子里的人团团围拢时,一个个跪在地上磕头求饶,爱梧大声道:“莫打脸,狠狠的收拾这些杂种!”

     小双走过来时,冰已经蹲在一旁呕吐,和小双一起吃的饭菜全部做了马路上的垃圾。



Tag: 江湖
分享到:
上一篇:活着 下一篇:男媒婆的故事

与江湖相关美文欣赏

发表文章

猜你喜欢的

我来分享

最新美文评论

更多美文评论
快来评论这篇优美的文章
友情提示: 如果喜欢此文,可以选文字一键分享文章噢. 如果没有注册或未登陆,请点击qq诗歌大全

相关栏目

更多美文赏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