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一枝花文学 > 日记 > QQ日记 > 你是我眼角的一滴泪,永远也擦拭不掉的谜

你是我眼角的一滴泪,永远也擦拭不掉的谜

作者: lucy 来源: 本站 时间: 2012-07-01 阅读: 在线投稿

你是我眼角的一滴泪,是一个我永远也擦拭不掉的谜。


往事搁浅在心里几多年生,早已度过几番春秋或冬夏。曾经稚气的我们是站在怎样的光线里看见那些扑朔的眼泪里闪烁的光点,我轻靠在你的肩膀上,在你的耳边呢喃了一些话语。我不知道我说了些什么,只记得你侧着头对我微笑着,如此浅薄而又明媚的笑容。


我曾与清言提及过你,讲述了有关于你的一切,甚至是有关于我同你之间隐喻的忧伤。那时我同他坐在高高的天台上,那夜繁星璀璨灯火黯淡,安静地只听得见彼此的心跳与脉搏,还有七月里那不时掠过的风声。清言轻轻抚弄我的头发,黑夜里他的声音温柔而又迷离,他说,”能被你这般记住而且念念不忘的人,除了他不会再有人能深入你的心脏,温暖你整个心房。“我的目光瞬间黯淡,扯了扯身上的衣服,自言自语地开始说些想念你的话。


我是你手中的风筝,随时面临着被你放开的那一刻,可是那根线很长,即使最后被你紧握的手松开,我也只是一直在飘泊,不曾坠落。


打从相识至今日,已十五年有余。那些清晰浮动在脑海里的画面,唯有一双眼让我心碎了整整一个世纪。你的眼,是我见过的最美的星辰,拥有蛊惑人心的能力。那双明亮的眼睛照耀了我的整个童年,也因生命中有你,我才感知这个世界的某个角落有这样一个人同我度过了十一年的光景。我从不否认,你带给我的或是说给予我的都是温暖与感动,如同赤道温暖着北极,融化了我所有的悲凉与苦痛的坚冰。


曾在某个日影稀凉的午后,我们坐在校园的花树下,你同我说,”海是有尽头的,虽然它辽阔的我们看不见尽头,我们难以逾越或是横渡,但它足以容纳我们的一切。“我是知道的。你的生命里承载的东西实在太多,多到我无法替你分担,也没有能力去解决。唯有一直站在你身边,我才能感受到你沉默的瞬间那苦痛挣扎的内心。如同而今的我。离开你之后,一直活在黑暗潮湿洞穴里的我。


我曾是一个十分钟爱日光的人。喜欢每天清晨醒来推开窗户便能看见斑驳的树影或是缓慢移动的视觉光点,喜欢喝着冰冻的矿泉水感受它流进喉咙时那切肤的凉意。学生时代仅仅只是因为有你在身边,我才能毫无顾忌的肆意挥霍我的青春,随时随刻张扬我的个性,我才没有被世界的孤独感层层包裹。那些曾经的碎片而今化成了一根根无形的细针扎在我这颗变质的心脏上,没有鲜红的血流出只感觉到硬生生的痛。像是失去了跳动却还有微弱脉搏与呼吸缠绕着我,使我无法轻易离开。


一个人要转多少个弯拐多少个角才能遇见一个真正懂你的人,然后执着你的手走完这一生,而且从来不会说累。我同你从来不会轻易就谈及起一生,因为一生太过于遥远,遥远的我们无法预知五年,十年,甚至更久以后的事情。我们也不是安于现状的人,可如今落得个凄凉的人生,活得唯唯诺诺找不到方向也找不到出口,甚至根本就看不见未来。如此这般的人生,不是我想要的。


我所在的城市没有海也没有江,唯有一条看不见流动方向的护城河。它没有任何轮廓鲜明的颜色,也没有浩瀚广袤的气场,它所拥有的只是岸边几棵树木花草的倒影,还有人来人往留下的斑驳痕迹。每每经过我都能回忆起故里的那条江,日落时分我与你站在高高的堤上听你唱歌。你的声音清晰富有磁性,就像磁带或CD里放出的声线,还伴着微弱的音乐声。你时常对我唱王力宏的《唯一》,在呼啸的风中,在狂莽的大雨中,在漫天的飞雪里,在苍茫的田野里等等。你转身背对着我,我无法看清你脸上跃动的表情,但我能感觉到两颗年少的心装满了从未有过的美好和悸动。一如我时常对自己这样说,”只要有你陪着,什么宇宙洪荒世界末日,我都能无所畏惧。“


可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再也没有听到过这首歌,仅仅属于你的声音。是考上高中的时候吗?还是在我离开之后呢?我不知道要从哪一天开始算起,算我们分开以后的时日,算我没能听到你声音的日子。每当我穿行在人潮拥挤的街道上时,看见那些少年情侣手牵着手时,我就开始想念起那首歌来。以至于后来在我遇见清言听到他唱这首歌时,我的眼泪忍不住就落了下来,落在冰凉的大理石地板上形成一朵花的模样,却再也拾不起来。他同你一样温柔也拥有明亮的眼睛,但他给不了你曾给我的所有心情快乐。所以一个陌生人就算在之后的日子里变成熟人,却还是替代不了曾经一去不复返的纯白时光和那样一个美好的少年。


初中毕业那年,那个火辣的夏天,夜空如一个忧伤的隐喻,藏起了它全部的感伤。你站在每天回家必经的十字路口的那盏街灯下,你轻轻敲了敲我的头眼神里满是温柔疼惜的目光,你从衬衣口袋里拿出一个坠子交到我手上。我摊开掌心放在昏黄的光线下,那一颗琥珀如同一个没有脉搏的心脏,我把它捏进手心当成一个永不褪色的诺言。约好了要坚持梦想,坚持我们的梦想。我眼眶潮湿低着头轻声回答,”嗯,我们都要坚持梦想。“可是谁能算出那一句所谓的约定会在我们考上高中之后,被摧毁的支离破碎呢?有多少人能一直坚持初衷并且完整的走下去不留一丝遗憾的,又有多少人能抵过时间的打磨而且不改变的。真的能做到这样的,没有几个人,因为有太多人承受不了生命的苦难,就如同我们必须要放弃一样。


也许选择是一个荒诞的动词,在两件都如此完美的事物上,只能择一而处。当我们选择过后,彼此互相问,”这样做,是对的吗?“那时我们沉默了,只觉得这条路无比漫长,或许一生都无法走完。晴空总是美好的,但它总在头顶的上方,只够我们仰望却根本没有触及的可能,往往在那样一个短暂的仰望过程中,我们的眼睛会因为直视了日光而淌出泪来。也许那根本不是眼泪,是我们在进行一场告别,一个不怎么华丽也不怎么深情的告别仪式。明知前方的路如此艰难,却仍要拼了命继续走下去,唯有一直痛着,才足以感知我们还活着。青春往往这样残酷,永远也不会溃烂死掉。


近日,我一直在看《论语》。这样一本老生常谈的书,凝聚着两千多年前那些所谓圣人的思想,博大而又精深。孔子说,“仁者不忧,智者不惑,勇者不惧。”内心的强大可以化解生命中很多很多的遗憾。可我并不是这三者中的任何一个,我不够宽容,不够机智,也不够勇敢。虽然一直认为自己是个内心强大的人,而今看来我仍旧脆弱,许是有些太在乎得失,我这样的人应该就是孔子所说的“鄙夫”。曾经坚定过的梦想,不过是我二十年来的一场笑话,你我追逐的不过是一场日出日落过后的余晖,当它散尽之后,我们手握的不过是空气。


在进入高中的时候,你打电话问我,“后悔吗?”当时我抱着课本靠在电话机上,问你,“你呢?后悔吗?”你说,“后悔。”我说,“我也是。”可是我们心里清楚,我们只能做那样的选择,因为我们背负的并不只有我们自己,还有别人的期待。最后你问我,“你知道我为什么会放弃吗?”我犹豫半响才回答你说,“我不知道。为什么?“然后我听见你轻微的叹息转变成戏谑的语言,”这是个秘密,等你来揭晓的谜。“电话被挂断,我站在原地良久,嘲讽自己,“你是个笨蛋,大笨蛋。”之后我匆匆赶回寝室,躲在被子里无声哽咽。


是怎样的一个谜?它拉扯着我全身的经脉,牵绕我所有的思绪,以至于在我取得一些成就之后就会无端的感伤或者哭泣。我是知道的,打从一开始我就什么都知道,只不过我不想去道破,唯有一直沉默下去,我才能活得心安理得。所幸的是我了解你,你不会给我压力,不会用誓言或是承诺来束缚我,因为你如此相信我,相信我会在你身边。我的离开不是你的错,你没有任何错,是我太任性太软弱太难以忍受世俗对我的冷落。如今我也化身成了谜。唯独被你一个人知晓的谜。


世界那么大,可是孤独却无处不在。我虽不知如今的你身在何处,你也不知如今的我尚在何方,也许这一生我们都不会再遇见,可那些年少的初衷我永远都不会忘记。


它是一个深藏在海底两万里的谜。等待日光倾泻,唤醒它沉睡的眼睛。



Tag: 眼泪
分享到:
上一篇:堕落在城市底部的鱼 下一篇:奇珍异果

与你是我眼角的一滴泪,永远也擦拭不掉的谜相关美文欣赏

发表文章

猜你喜欢的

我来分享

最新美文评论

更多美文评论
快来评论这篇优美的文章
友情提示: 如果喜欢此文,可以选文字一键分享文章噢. 如果没有注册或未登陆,请点击qq诗歌大全

更多美文赏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