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一枝花文学 > 散文 > 心情散文 > 最令我倾心的野付半岛风景

最令我倾心的野付半岛风景

作者: 瑶台望月 来源: 时间: 2014-05-29 阅读: 在线投稿
我对美到极致的风景并不感冒。汪洋、青松、白砂海滩,诸如濑户内海、松岛般婆娑如梦的风景,不管她怎么漂亮,都无法打动我的心。不是不知道她的优美,然而这仅限于刚开始接触的时候,要不了两三个小时就会产生厌倦感。若多呆上个几天的话,这种美变得让人难以接受,甚至感到其中伪善的一面,急得人想夺路而逃。

我疑虑,美难道不是那种更为震撼人心的带着残酷感的事物吗?想来见到完美无缺的风景就跟见到那十全十美的人儿一样令人坐立不安。这种美让人感到身心愉悦的同时,也感到无法永续的遗憾。与光是外表美的人对话,久而久之会让人烦腻,更让人感到这个人空无一切、懒惰因循,毫无个性可言,使人途生逃离之感。因此与人相同,我不为那些光是外表美的景色所动。
半岛的傍晚风景

我所倾心的风景,是那种对人类抱有恶意的、能够体现自然可怖的蛮荒的风景。在国外,从飞机上俯视,绵绵不绝的亚利桑那沙漠,白色的岩层延伸到天际;那彻骨的希腊高山的寒冷;在日本,有阿苏山的草千里,空旷得令人伤感;又有阿寒的硫磺山那令人窒息的臭味儿——这样的风景真是令人难以遗忘。幸而北海道也有不少这样的风景,云雾缭绕的磨周湖,深夜冷寂的支笏湖,还有那原野广阔的萨罗贝茨大原野,这些都不是本州那些半吊子风景所能堪比的。

北海道风景中最令我着迷的是野付半岛的多多瓦拉,是一个位于根室北部、知床南部,面朝波涛诡谲的鄂霍次克海的又细又长的地方。从地图上来看,形状宛如神气活现的公鸡信首跨步时那上扬的爪子。虽说是半岛,不如说是从陆地突出延伸出来的沙堤,宽幅不过两公里,全长二十八公里,以轻巧美丽的弧线向外海舒展开去。

离半岛最近的小镇标津到多多瓦拉最尖端处坐车要花近两个小时。途中连一条小路都没有,更别说人了。无人居住的半岛,四处是牧人放养的牛。车在千代萩(qiu一)和野玫瑰丛生的沙地上夹缝而行。虽然踩着它们前进有点可惜,但这是防止车陷入沙中最好的方法。周围大部分是牧草和低灌木丛,而椴松林也是随处可见。有树林的地方肯定就有湿地,这里被盐角草的红色染了个遍。运气好的话还能看到四处奔窜的银狐,长着一颗细长尖锐的小脑袋,满身灰白色的皮毛十分艳丽。这儿的狐狸大概是不怕人的,跳窜到离人二三十米的地方又停下来,看稀奇似地转过小脑袋朝我这边张望。
半岛湖的秀丽风景

被半岛环抱而在内测形成的湖叫做尾岱沼。冬时与旁边的风莲湖一样是天鹅们的乐园,初夏或盛秋时感觉苍茫辽阔,一望无际。半岛尖端临近龙尾崎的是一个叫做幻之町的地方,这里曾经是个安乐窝。在江户时代,曾经作为千岛渔场的大本营繁盛过,据说当时还有游女屋(妓院)。小镇在江户末期,突然没落进而消亡了。对于原因,人们众说纷纭,莫衷一是。有人说是因为经过改造能够航行的更远了,也有人说瘟疫的爆发使这里走向末路。总之,这片土地上承载过人们的喜乐哀愁,如今也只能从千代萩丛生的墓碑和地基上追忆往昔的繁华了。

与此相比更显幽寂清寂的菲多多瓦拉莫属了,由于椴松群生引起的地表下沉,根部都泡到盐水中去了,地表上只剩下光秃秃的树干在那里孤独的兀立着。树干呈现出仰天长啸之状,有的则匍匐于地,无力的光照到树林前的沼泽地,反射出更加无力的苍白的光。这片薄薄的伸向鄂霍次克海的沙地,在尾岱沼和鄂霍次克海的荒涛之中显得无所凭靠。

在由千代萩和野玫瑰固定住了的沙堤上,吉普车向前迈进。椴松林的残绿之间,我看到银狐穿梭其中。到达多多瓦拉时,已近黄昏。尾岱沼这边风平浪静,斜阳残照。十月初过,已渐觉寒意,我拉起皮大衣的衣襟,站在那里独自倾听鄂霍次克海那头的哀鸣。太阳沉了下去,在暮色中,回头望望那白色的树干,像十字架一样拔地而起,胆怯的我仿佛从外界窥探到了一个无法挣脱的死亡的世界。这夕暮的多多瓦拉,无数万年间的残酷法则流露于此,天与海徒劳的悲伤凝聚于此。

地球上所有生物都灭绝后,世界末日的凄惨和死寂,大概也就是那样了吧。


Tag: 风景
分享到:
上一篇:美好的心情从这一刻开始 下一篇:没有了

与最令我倾心的野付半岛风景相关美文欣赏

发表文章

猜你喜欢的

我来分享

最新美文评论

更多美文评论
快来评论这篇优美的文章
友情提示: 如果喜欢此文,可以选文字一键分享文章噢. 如果没有注册或未登陆,请点击qq诗歌大全

更多美文赏析